白砻

这儿白砻
当然,也可以叫我傅淮棠
一个咸鱼
画画也写文

世界很大遇见你多幸运♡

一份给林哥 @林榆 的repo!!!!
首先!还是当初那句话啦,当初真的真的非常幸运能够看到林哥的文字,能够爱上叶喻,也非常幸运,能够和林哥相识!
本子没得说了!!真的!!非常!!好!!
我一直很喜欢林哥写东西的感觉和风格,包括时间线、世界观的完整性,还有叶喻二人的性格塑造,还有动作的细节描述等等,大概就是那种每读完一篇都会“哇——”的感觉,从不牵强,都是水到渠成心有灵犀就在一起了,而且最令我感叹的一点是林哥的作品,有很多不只是描述感情,还有对家国的热情,对守护的信仰,这一点会让作品更丰满更深层,它不仅仅是单薄的同人小说,更能让人从中感受到一些正向的热血的感情。(想当初《壁垒》叶修用计把喻文州送回去...

一份闲聊

我是只坐标天津的高三狗

其实也没什么时间搞想搞的cp

不爱看电影不爱追剧不看综艺不看动漫

脆皮鸭倒是看了不少

全职在我心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地位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,但我其实是个杂食。

林哥一辆车把我撞进了叶喻坑,我现在在沿上扒着,离进王喻就差一点点(。)

周末时间也很少,大部分分给了黄山阿杰priest,这三个人对我来说举足轻重。

尤其是黄山先生,我夸张一点来说,他是我的神明。

我其实是那种网上浪的一匹,生活里能帮就帮满事掺和的姑娘,但是骨子里不爱闹腾,没事的时候还爱写点菜鸡的文艺文学,这个具体可以见我的微博。(@傅淮棠)(如果你不介意我的首页除了抽奖就是尖叫)

我从小学五年级开...

 

“山高水长,海清河晏,四方平定。”
“哪会有人来了解她的苦痛呢。”

{ 2018-11-18 /1 }

果然开车即热度(。)

接下来除了会尽量产出相思成疾的下篇之外准备开个连载。

小目标就十万字吧(我怎么可能会写到十万字)

大概是我初次尝试DS设定。

sub叶和dom喻的叶喻。

对,叶喻。

(听起来就很狗血)

写车真的会要人命的……

顺便欢迎大家找我玩∠( ᐛ 」∠)_

tag瞎打,不妥删

{ 2018-11-17 /8 }
 

相思成疾【叶喻/R】(中下)

我终于写了人搞人鱼。

也没什么实际描写,专业假车。

人类叶x因为患了人鱼症变成了人鱼的喻

真刺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喻文州一觉睡到了晚上才被卧室外锅碗瓢盆的声音惊醒,他感觉自己浑身酸疼的要命,也不想动,随手拉过床头的抱枕抱住在被里滚了一圈。

还是渴啊……情况看起来没有什么好转,喻文州一下一下地揪着抱枕的角,沉默地想着。

突然喻文州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,赶紧把自己往被里窝了窝,闭上了眼睛。

叶修的指腹轻轻地抚过喻文州的脸,喻文州慢慢睁开了眼睛,叶修怔了一下。

“叶修……”

喻文州开口唤他,声音有点哑。

叶修刚弯下腰去听他说什么,就被喻文州出其不意地揽住了脖子。喻文州冷不丁...

{ 2018-11-15 /14 /155 }
 

晚自习摸鱼,画画可爱的小动物比画人的确简单一点…叭??
一个有着大耳朵和大尾巴的毛绒绒生物…纸太小了尾巴画不下了,私心在围巾上加了很多星星,耳朵尾巴和围巾让他能够飞行。
随便起了个名字叫Mota,如果撞了我也没辙,我改,万一以后能混混兽圈(。
国庆假可能会掉落相思成疾的更新。
可能。

高三请假,更新随机掉落,小长假概率up

{ 2018-08-23 /1 /1 }
 

【叶喻/R】相思成疾(中上)

我惊恐的发现这个车可以写长点,所以中下和下大概都是车,这篇应该没有什么雷点(?)我还在为中下的人和人鱼的车苦手,只能说我尽量快点写了。

感谢 @小刺溜儿 的点梗,对不起我可能还要艾特你两次,非常抱歉(。)

梗源见  

车票链接
(翻车了,链接在评论,有时间补。)

其实我个人,不太擅长写车,因为我这个人写东西喜欢各种代入,比如怎么chuan什么的我真的会自己试(。)对我来说码一篇车=腰疼一天,刚刚更完这篇的我急需浴室(停车停车)

希望喜欢√

{ 2018-07-27 /15 /88 }
 

捏油泥使我死亡甚至忘记写东西,偷偷放个二斿的进度,下一步大概是进一步细化然后上色。不过上色这个步骤我着实害怕……
感谢 @睡喵 太太的设定授权,二斿真的好可爱呜呜呜

{ 2018-07-27 /1 /2 }

【叶喻】相思成疾(上)

 车启动的前奏
虽然没有200粉了,但200点文我还是有努力产出
@小刺溜儿 的人鱼症梗
梗源看我

我发誓,我不想虐文州的。最后效果也没有达到我理想的效果,大概以后还会修改。
复健初试,还是希望有人喜欢吧。
――――――

六月,暑气已经有了兆头,赶上一天就容易热得让人觉得快要蒸发。喻文州刚刚整理完战队的资料,随手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,却意外地感受到那种略微粗糙的摩擦感。他下意识看了一眼,发现手指上有一些深色的圆状的东西,像鱼的鳞片。喻文州愣了愣,用左手摸了一下,发现左手上也有,随即起身去了洗手间。他把手递到水龙头底下,用力地搓了搓,有种细微的疼痛,他再抬起手去看,那些鳞片已经...

{ 2018-07-25 /8 /59 }
 
1 2 3 4 5 6

© 白砻 | Powered by LOFTER